幸好,中国建筑师设计不出这样的垃圾东西,中国建筑师没有这么无耻。

有位伟大的中国建筑理论家说:“Fridericianum Kassel/德国文献展现场报道/中国建筑师设计不出来的作品。 ”。

西方一些艺术家看来,第三世界的人民就应该一辈子住水管,最多用一些设计小技巧,去改善、接受和赞美现状。过度的私有化导致不能大批量拆迁,不能大批量造房子。反映到建筑设计思想方面,从一百年前现代主义核心的高大上的左派理想——让所有的人都有房子住,变成沙龙里的小玩意。根子在过度土地私有化,成了追随西方的第三世界国家的严重体制问题。

我们要问:建立在过度土地私有制基础上的西方世界的建筑设计,相比与中国的大规模建设的“批量建筑设计”,哪个更“现代主义”,哪个更有道德优势,哪个更应该成为第三世界国家的榜样?

我们还可以设想一个场景,场地上放上两个模型:

A模型,“水管改良住宅”。

B模型,中国地产商开发,中国建筑师设计,中国工人施工,中国建材,中国一带一路相关银行提供贷款。

发展中国家的人民会选择哪一个?中国的建筑师会选择哪个?